name and dream

熟人之间倒是有些陌生,甚至姓名。而对于大明星、大文豪、大导演之类的陌生人,我们却记得8*8卦。

今天一位朋友生病了,借我药费周转,我答应了,拿着他给的银行卡号准备转账。我按照习惯插上U盾,点开网银,然后一顿操作。忽然发现有一项是姓名,只能各种KNN、DTs、ANN算法学习了一千遍,也没有分出正确的类别,只知这人姓雷,都叫大雷,全名是雷啥呢。毕竟是熟人,不好意思开口,朋友许多年竟然不知全名。仿佛喝了一大口老白干,脸火辣辣的,心里却发凉,真囧。那边还躺在医院,我这里竟然纠结起来。

怎么开口问呢,这么多年朋友了。救人要紧,只能有这个借口了。我捏着手机打电话过去问:"那个,老雷......你全名叫什么啊?我这里银行系统转账要求严格,为了保证数据安全,需要你的姓名才可以。你全名叫什么?"手心都是汗,心里发虚,这么多年称兄道弟,现在露出狐狸尾巴了。希望那边赶紧给个答案,我把事儿办了,不要再纠结这些,喝口茶,上个厕所,过阵子见面还是朋友。囧的时间真长啊。

那边终于开口了:"嗯,陶,我姓雷,叫zi shu,雷 zi shu,shu是书本的书。"终于搞定了,赶紧挂掉,回来转。雷.zi......,哪个zi呢?哎,又得折腾一下,不过这次不那么囧了。"老雷,是哪个zi啊?""嗯,就是那个zi,同zi的zi,zi向的zi。""哪个zi向?"等了一会儿,朋友说,"陶,我不识字。"我惊讶,更囧,感叹,同情,心里打翻了五味瓶,"放心吧,我试试。好了告诉你。"试了几个,发现是"同志"的"志"。

在公元21世纪的第二个10年,通信4G宽带普及的梦想中国里,人们整天喊着互联网金融,PM2.5,各种全面,各种老虎时,还有人不会写自己的名字。